NEWS

全部新闻

“摄影黑皮书”封面作品赏析:吴家林

2020-09-16 11:05:38 / by bob 浏览次数:838次
《中国边陲-吴家林》黑皮书封面作品“云南富宁,彝寨” 1992年《彝寨 云南富宁 1992》拍摄小记吴家林1992年秋天,我应云南省文山州富宁县文化舘的摄影朋友老许的邀请,第一次到富宁县拍照。我乘长途客车到县城时,老许已准备好一辆微型面包车等着我。他说:“我们马上出发去一个彝族大寨拍照。”我很感动老许的周密安排。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忽然隐隐约约听见从前面竹林深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我问老许:“今天是什么节日?”老许诡秘地笑着说:“彝族大寨就在前面,今天没有什么节日,是我特意为你安排的。村长是我的好朋友,我让他组织寨子里的彝族妇女,换上彝族服装,唱歌跳舞表演给你拍照。”我一听哭笑不得,心都凉了半截。十多年来,我彻底与导演摆拍决裂了!文革时期,我见识了北京和省报的专业摄影记者的“摄影采访”后,学会了导演摆拍、制造假新闻照片。1980年是中国拨乱反正的年代,“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让我认真反省,认识到导演摆拍、制造假新闻照片是一个严重的社会职业道德问题,其实就是江湖骗子的行径。检讨后,我下定决心痛改前非,永不导演摆拍!从此坚持“即兴抓拍,艺术地记录”,捍卫摄影的真实性原则!我知道自己毕竟是抓拍的少数派,当下导演摆拍之风依然十分盛行,老许对我一片好心,我还得尊重他的安排。微型面包车在彝寨边的空地上停下来,只见二、三十个穿着节日盛装的彝族妇女,围成一个圆圈,踏着锣鼓的节奏在翩翩起舞,且边舞边唱。老许挂着相机一溜烟跑进舞者围着的圆心里,对着不同的舞者拍照。我迟疑了一会,意识到进入舞者之中很难拍到独特的照片,就四处搜寻。很快就发现一群孩子正在古老的屋檐下观看跳舞的人群。我用衣襟遮盖住尼康FM2(28mm),估计好曝光组合和拍摄焦距(柯达400黑白胶卷,f11,1/60秒;3m)佯装成凑热闹的看客,小心翼翼地接近这群孩子。一群孩子错落有致地或趴在木栏上,或立在石台阶高处的走道边,非常自然地观看着跳舞的人群。当时拍摄的另外几张照片 图/吴家林我忽然发现从石台阶左右两边走来两个年纪大小差不多的小女孩,其中一个还背着她的弟弟。让我兴奋的是她两各自走到石台阶边自然地停下脚步,抬头观看跳舞的人群。我抽出相机迅速完成构图按下快门。刚卷完胶片,一只白狗从站立的人群空隙中钻了出来,怯生生地走下几级台阶立住片刻时,我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再迅速卷片上快门,狗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十分荣幸,2006年,戴乐比尔将此片选为我的摄影黑皮书《中国山里人》封面(此书,曾译为《中国边陲》)。杭州映·Studio 展览现场1999年,四川成都,“拉家常”拍摄花絮根据吴家林自述整理那是在1999年吴家林在云南图片社当社长,云南那年在办世博会(世界园艺博览会),世博会的组委会就让吴家林办一个“人与自然”主题的影展,于是吴家林就去中国各地组稿。那天他到了成都,成都的朋友给他预定的星级宾馆,他说我不要住星级宾馆,你给我找一个小旅社就行,得是那种老街老巷里面的小旅社。人家一听就明白了,后来朋友带他到了成都宽巷子里面的,一个居委会办的小旅社,那真是小,就是个四合院,挺干净挺雅致的,里面有个厢房,四张床,每张床一晚上10块钱。朋友说我把厢房都给你定下来吧,你一个人睡,吴家林说没必要,我就一张床10块钱一晚上,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特别的简朴。第二天一大早他从宽巷子里出来,里面打不到车,他要去见那些摄影家组稿,从小旅社走出来才200米不到,就遇到路边上一个破藤椅,上面睡了一只肥肥的懒猫。他觉得藤椅很漂亮猫也不错,门啊窗啊这些构成挺好看的,就拍了一张,拍完之后他觉得这张还是太普通了,但是他没有放弃,他就在巷子对面的石板上坐下来。他想等一等,他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就在他刚坐定,从门里出来一位老太太,坐在另外一个藤椅上面开始摘菜了,吴家林预感到好像人物逐渐登场。就在这个时候,画面左边出现了一男一女,看来他们都是老街坊、老熟人,一见面很热情的打招呼,互问家长里短,这是出现第三个人。就在这时候,屋子里面有一个老大爷正在点旱烟袋,肉眼是能看见他的,但是照相机是拍不到里面的,因为里面没有光,他听见外面有老熟人的声音一步就跨出来了,拿着旱烟袋一边很热情的和人打招呼,好了,第四个人物出场了,就在这时候那只猫也突然站了起来,竖起尾巴”喵“的一声也开始给老熟人打招呼。这个瞬间吴家林端起来就是一张,直觉让他果断将最左边的男人舍弃,捕捉到精彩瞬间和完美自然的画面构成。当时拍到的另外几张照片就这样完成了,我们看过话剧的都知道,大幕一拉开你会发现上面那些人,有人站、有人坐、有人近、有人远,那个布局都很好,但是那是导演精心安排的,你要从生活当中,找到这种极富画面感的,每个人的位置都特别好,每个人的表现都特别好,包括那只猫表现都很好,这种场景实在是难得。2003年此片被亨利·卡迪埃-布列松选入《布列松的选择》一展。杭州映·Studio 展览现场原标题:《“摄影黑皮书”封面作品赏析04-吴家林》阅读原文
下一篇:重症专家管向东援鄂后又赴黑龙江:专家组每天商讨救治策略 上一篇: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108例,10例为本土病例
发布者:雅奢生活倡导者
2140